信念:“疯狂”那是别人的看法,在疯狂的人的眼里,只有“相信”​

信念:“疯狂”那是别人的看法,在疯狂的人的眼里,只有“相信”​

2021-01-07  程序员LIYI

,阅读约需 5 分钟

信念:“疯狂”那是别人的看法,在疯狂的人的眼里,只有“相信”​ #

以下内容是一觉醒来,早上不到五点钟爬起来写的。我一直觉得,人有时候在黑夜睡梦中思考的内容,比在白天正经的思考,更清醒、更有价值,接下来要说的便是。

程序,什么是程序?计算机按照一定指令和顺序,执行预先安排好的脚本,这就是程序。有人说电脑程序难,但程序是这个世界上最方便人类做培训的内容之一。为什么?

因为只要执行环境一致、输入条件一致,执行结果永远都是一样的。电脑就是一个傻瓜,人要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

其它任何活动都不如程序这般诚实,艺术?艺术更不可能,同一个人、同一篇内容,两次创作,结果就不一样。小学我就听老师说过,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是王羲之在喝醉后写的,第二天酒醒后再写,已经写不出来了。

所以,程序是最方便做培训的内容,甚至没有之一。

在培训的时候,无论是录播还是直播,我们只要预先把环境准备好,把示例备好,演示的时候将代码拷贝进来执行,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就像预先挖好沟渠,将水引到渠里流淌一样,这是一个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过程。

在培训中,针对每节课要培训的主旨不同,还可以有针对性地安排不同的示例,将枝节略去,只保留关键内容,以此避免影响学员理解、避免他们建立主要的目标概念。

现在,我们换个角度,把我们人类自己当作程序中的代码,重新思考一下人类本身。

宇宙这么大,要么是我们目前观察手段不行,要么是被限制了,像鱼被限制在鱼缸里一样被限制了,不然的话,人类不太可能是唯一的智慧生命体。不然,人类在茫茫宇宙中就太孤独了。

爱因斯坦是一个决定论者,前天读他的传记,书中说他坚持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其实都是由某种东西决定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基因与所处环境的“奴隶”,言行并不是100%自由的。

如果将人的行为,与计算机世界程序的行为类比一下,不难想象,人类可能只是更高级文明编写的程序代码而已。

在我们的世界中,自然科学的火山喷发、地震、疫情疾病,还有社会学中的农民起义、战争、邦国外交等等,都是在一定“规律”支配之下的必然结果。

诚然,火山喷发的时候,岩浆在每个具体瞬间,有向左流淌或向右流淌的“自由”,但是它受重力影响及周围环境所限,必然向低洼处流淌,却是它不可更改的“宿命”。

如果一切皆有定数,那么是什么东西,在程序的必然之下,影响那些变化的内容的呢?

是信念,应该是信念。

马云当年创业,说他要创建一家存在102年的企业。阿里销售铁军放出去跑业务,一次次被厂家拒绝,被人放狗咬,没有关系,因为员工相信,阿里的企业服务费1万/年,绝对可以卖出去,厂家不卖,是他不识货;那些骂阿里是骗子的人,只是因为一叶障目,没有看到20年后的网商盛况。

这张图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了。在阿里创业初期,马云在向“十八罗汉”做演讲。从马云的姿势和听众的眼神中,我们都不难想象,这个团队有着相同的信念。阿里的这个信念,是马云先生创建并给予团队的。

一时相信为信心,一直相信为信念。在团队中,维护信念的力量是意志。但因为人会思考,社会文明越进步,人越会思考,所以有时候我们在建立团队信念的时候,必须要使用思想来武装,要用科学的思想来武装。从武装这个意义上讲,2000多年前的《易经》和今天的《相对论》没有区别。

古之今来凡成大事者,信念都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当人多的时候,想把大多数人都团结起来,建立同一个信念,思想又是必不可少的。

宣传思想的方式有很多种,演讲是,办报纸杂志也是。蒋委员长40岁当选国民党中央委员,在此之前26岁就在日本创办了《军声杂志》。教员就更不用说了,26岁在湖南创办了《湘江评论》,后又有五卷遗世。

蒋委员长统辖国民党没有思想,他的思想便是国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但他有意志,他数十年坚持写日记,这中间的意志便可见一斑。若不是坚信自己能成熟一番千秋伟业,谁能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做一件事情。

教员是既有思想,又有意志。教员的意志在神州大地从来没有动摇过,在996和年轻人猝死风行的年代,“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思想有没有可能是错的?

有可能。限于当时环境和认知条件,团队在一定时期的思想可能是不完善的,甚至是错误的。但这没有关系,只要当时能够以此建立和维持团队的信念,就足够了。所谓思想,就是让大多数相信可以干好某件事的逻辑。思想不怕错误、不怕不完善,思想是可以进化的,但是信念不容缺失。

乔布斯当年在重返苹果时,花了1亿巨资做了一个广告,就是上面这个“Think different”。

这个广告既不卖产品,也不夸耀自己,乔布斯在干什么?疯了?

他在重建苹果团队的信念。“只有那些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真的可以改变世界”,这句话太著名,我们必须引用一下它的英文原文: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俄国十月革命的领导人列宁,他也是既有强大意志,又有完备思想的人。他的思想继承和发扬自马克思主义。他的意志,当他在拉兹里夫湖边一边当割草工人一边写作的时候就已经显现无遗了。

还有马克思,他数十年如一日研究、撰写《资本论》,大英博物馆的地面都被他磨出一道凹进的脚印,那是大地向他的意志臣服的谦逊。

所以,综上所述,如果有什么东西,是在程序的必然之下,是影响变化的关键因素,那么这个因素应该是信念。

信念是真的相信,不是阿谀奉承,也不是虛情假意,更不是机关敲诈。只有内心真正相信自己可以成事的人,才真的可以成事;只有真正团结起来,相信一定能够干成某件事的团队,他们才真的可以干成。

如果人类之上真有更高一等的文明,他们在编写我们的时候,或许早已将“信念”注入到了程序当中。那些拥有强大信念的人,那些拥有坚定团队信念的团队,山川亦为之动容,魔鬼亦为之改道。

或更有甚者,那些历史上降临世间创建丰功伟绩的人,只因来的时候携带了强大的信念,这种信念有时候被传记作家称之为扭曲现实的强大磁场。这种夸张的描述,我在《毛泽东传》和《乔布斯传》中都曾看到。

只有那些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真的可以改变世界。“疯狂”那是别人的看法,在疯狂的人的眼里,只有“相信”。

不知道我讲明白没有,欢迎留言。

2021年1月7日

版权声明

与友分享

网站访问量(PV): ,你是第 位访客(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