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三个阶段与产品开发的两种哲学

程序员的三个阶段与产品开发的两种哲学

2022-10-01
编程

程序员的三个阶段与产品开发的两种哲学 #

很多时候我们纠结,不知道如何选择,只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有当下处境这个变量。把处境考虑进去,所有问题都不会纠结。而如果没有处境,也没有产生纠结,这多半已经坏了,一定是我们看问题还不够全面。一个真正的问题,一定是充满矛盾,可以让我们说上一整天的话题。

人生的三个境界 #

汪国真说人生有三个境界:

  •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应该是有能力上升到第三个境界的人,才能拥有的境界,对于大多数的人,第一个境界都不会觉醒,更不要说到达第二、第三境界了。

程序员的三个阶段 #

今天听毕玄分享在淘宝做 HSF(High-speed Service Framework,是在阿里广泛使用的一个分布式 RPC 服务框架)时的经历,他将程序员生涯划分为了三个阶段:

  • 掌握了技能,可以快速进行业务开发的第一阶段;
  • 善于解决问题的第二阶段;
  • 善于将问题规避于无形之中的第三阶段。

其中第二个阶段提一下。据说淘宝内部系统在增长到 100 个以后,在出现线上问题时,已经没有人明确知道是谁的问题并能推动问题得到处理了,这是大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的研发管理问题。幸运的是,当时淘宝有一帮聪明人,在一个运维人员的倡议下,他们建了一个内部群,这个群只能开发人员进入,多事的管理者不能进入。这个群存在的意义在于,它可以绕过一些规定,而快速定位和解决线上问题,而随着能解决的问题越多,也有更多的问题被投放到这个群里,这个群自然而然也变得重要起来

毕玄大佬提到的程序员第二阶段,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群里成长起来的程序员。想要快速定位和解决问题,除了要先绕过一些腐朽的规定(例如后端的库前端不能访问,生产环境不能随便登录等)以外,更重要的是,要有扎实的计算机基础知识,要有广泛的技术知识积累,还要有敏锐的观察力。

第二阶段或许可以通过故障演练习得,但人为的故障演练的真实性和强度总是差一点;或许也可以通过阅读其他公司的事故报告而增加实践经验,但很少有公司愿意全盘分享自己的濒死经历。

第三个阶段可以通过经历第二经历而成长起来,然后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把代码写得鲁棒性更好、性能更好;也可以通过阅读,直接学习牛人总结的最佳实践。

扁鹊大哥医于未病 #

现在看一下《鹖/hé/冠子》世贤第十六篇,魏文王问扁鹊,他兄弟三人谁的医术最高。扁鹊说,他大哥的医术最高,他自己的最差。魏文王诧异,扁鹊解释说:「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lǘ,古代行政单位,周朝 25 户为一闾)。若扁鹊者,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间,而名出闻于诸侯。」

什么意思?大概是说,他大哥在病还没有爆发的时候,就已经消灭了;他二哥是发现病刚有点苗头,就把病治了;而他自己,总是在病爆发的时候才施手治好。

这可能是扁鹊自谦,不过没有关系,这个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程序员的三个阶段。如果将扁鹊三兄弟对应于程序员的三个等级,是这样的:

  • 扁鹊处于第二阶段,善于定位与解决 Bug;
  • 扁鹊二哥处于第二、第三阶段之间,Bug 还没有机会爆出,就被他重构掉了;
  • 扁鹊大哥是第三阶段,预防 Bug 于写代码之时,所以外面没有人知道他的厉害。

我们将程序员划分为三个阶段,而并不是三个等级,因为人的技术水平是会不断进步的。开始的时候是第一阶段,过一段时间可能就是第二、第三阶段了。能进入第一阶段的人,在接触到足够多的生产案例以后,也能步入到第二阶段;到达第二阶段后,稍加总结经验,也能步入第三阶段。或者直接从第一阶段学习最佳实践,先记下来并应用上,有人东西不懂也没有关系,先照做,在实践中慢慢会发现,哦,原来这个地方这么做是这个用意。

对于扁鹊,我更相信,很多时候并不是他不能医于未病,而是很多人病了之后才找他医治。对应于中小公司的开发,不一定是他们不懂得优化,很多时候他们更愿意牺牲性能和鲁棒性,而攫取更多的开发效率,毕竟生存大于一切,时间大于一切。

面向不同读者群体的内容定位 #

当我们开发项目而进行技术选型时,我们应该选择脚本语言,还是应该选择编译型语言?我们应该使用跨平台的多段框架开发产品,还是应该分别在不同平台使用不同的原生技术开发产品?包括我们作者,在撰写相关的计算机图书时,我们应该如何界定一本书的读者群体呢?

这里涉及到两种开发哲学:

  • 一,尽快完成,用最快的效率先完成功能;
  • 二,最大程度考虑到性能,将性能和稳定做到极致。

对于中小公司,一般就是求快,先完成再说,所以他们倾向于选择脚本语言、选择跨平台的一站式开发框架。对于已经拥有高并发用户的大公司,他们倾向于选择编译型语言,将性能、鲁棒性、稳定性放在第一位考虑。

我们没有必要纠结要选择那种哲学,抛开团队所处的具体处境,而谈策略的选择是没有意义的,在艰难求生阶段,自然一切求快;而到了已经拥有大量用户和订单的阶段,自然求稳。

并且这两种生存哲学也不是矛盾的,团队开始起步的时候选择求快,后续发展起来了再选择求稳,都是正常选择。千万别自个跟自个别扭,在还没有达到温饱的时候就大搞优化;在应该求稳定的时候,又以敏捷开发和小步快跑要求自己,当开发进度和交付结果不如意的时候,又埋怨说:”多想回到刚开始创业的时候,那时候我们 3 小时就发布一个版本。“

呵呵,那个时候应该还可以更快,3 分钟就可以发布一个版本,因为根本没有用户嘛,什么问题都不会显现。联网软件,用户在 1000 个、1 万个、10 万个、100 万个、1000 万个的时候面临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所有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只有资源消耗大的时候,一些问题才会暴露出来。

当作者在写书时,也没有必要纠结应该选择定位哪一类读者。开发者都是会成长的,今天他们要求快,明天可能就求稳,如果明天他们还活着的话。

在任何时候,考虑任何问题,都应该把当下处境考虑进去,这是辩证法的基本原则。

不要相信任何片面、武断的观点,包括以上我的观点。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 LIYI 创作,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Share

Comments